热点资讯
公司新闻

现代社会交融下的传统生活

  汉沽大神堂村是天津最早看到日出的地方,这里依然保留着传统的出海打鱼生活。虽然不过是早上7点多钟,53岁的渔民姜幼村却早已忙碌了一个早上。出海、打捞、称重、筛网,回到岸上才偷得半日闲。
 
  渤海一直以来用打鱼的丰厚收获馈赠着大神堂村的渔民。临近岁末,渤海湾里的海螺、螃蟹、海鲢鱼都已成熟。渔民于树喜说,现在正是海里有东西的时候,每次出海鱼、虾、蛤蜊之类的都能收获颇丰。就在不久前,在大神堂码头,当地渔船满载着两万多斤刺鱼凯旋而归。当地渔民说,这可是难得一见的刺鱼大丰收。这些大自然的馈赠几经辗转被端上了广大市民的餐桌。
 
  作为土生土长的大神堂村人,姜幼村18岁开始以打鱼为生,如今除了爱人和雇佣的两个帮手外,儿女都已经不在渔船上工作。“渔二代”不再留恋大海,老一辈并不会感到太惋惜,毕竟“干这个营生太辛苦”。
 
  村主任刘宽海向记者介绍,大神堂村有2400多名村民,79条渔船,年产值1.2亿元,年水产品产量3500吨,人均纯收入1.25万元。除了日复一日地传统捕捞作业,大神堂村已经有越来越多人参与到工厂规模化养殖中,河豚、牙鲆、半滑舌鳎、石斑鱼等高附加值鱼种受到渔民们的偏爱。
 
  在村民姜茂国的养殖场房,一个直径约3米的圆形养鱼池里上万条育苗自由游弋,每个育苗有指甲盖大小,一字排开的养鱼池一眼望不到边。姜茂国说,这是石斑鱼苗,一个水池中大约有2万条,如果按每个鱼苗3元价格计算,这一池就是6万元的产值。
 
  规模化养殖专业性强,用科技提升品质必不可少。为此,他专门聘用了7个大学本科毕业生,请他们调配养殖水,喂养自家饵料。“这几年平均每年产值都在2000多万元。”姜茂国自豪地说。
 
  为了延续渤海中的渔业资源,通过人工方式增殖放流已成为当下的重要选择。就在去年7月,天津水产养殖部门在大神堂投放花鲈鱼苗约35万尾。专家认为,鱼苗的投放可以有效改善大神堂人工鱼礁区域的水体环境,造福当地渔民,丰富百姓海鲜餐桌。
 
  最近,在天津市海洋局发布的海洋生态红线区中,大神堂牡蛎礁国家级海洋特别保护区被划入其中,禁止一切开发活动,保护对象为活牡蛎礁及其周边生物多样性。赖以生存的大海得到保护,作为海的儿女,大神堂村的渔民们为此而高兴。
 
  尽管即将拆迁的消息不时传出,但祖祖辈辈流传下来的生活方式却一时并不容易改变。周边村镇不断搬迁,原来的渔民和农民都搬进高楼,过上了城市生活,只有大神堂村民依旧过着看似平静的打鱼生活。
 
  “有至少九成村民希望规划拆迁,改善现在的生活条件。”李贵强说,大神堂村原来是周边村子中最富有的,过去一出海打回十几箱鱼虾蟹不在话下,但随着周边环境的改变,海产品产量不及从前。过去,村办企业渔网集团是盈利大户,但在国际金融危机后,产品滞销,经营也陷入困境。
 
  尽管大神堂村的未来充满了不确定性,但有越来越多村民愿意接受这改变,逐渐向市民生活靠拢。村里专门成立了渔业休闲公司,经营海上观光、设施渔业观摩、趣味垂钓、野鸭谷、赶海拾贝等,先后投入了3500万元,根据计划还将投入1.35亿元,已经有越来越多来自北京、内蒙古等周边省区市的居民慕名前来,体验一天渔民生活。不管未来怎样,渔民们对大神堂村的明天充满了期待。